首页 站长随笔内容详情

郭守敬主持修订了

2020-11-25 9234 依依导航

郭守敬主持修订了哪本书

郭守敬主持修订了

元代科學傢郭守敬主持編撰瞭《授時歷》,這部歷法,反映瞭當時我國天文歷法的新水平,它在我國沿用瞭三百多年,產生瞭重大影響。朝鮮、越南都曾采用過《授時歷》。


《授時歷》

內容簡介


《授時歷》,每月為29.530593日,以無中氣之月為閏月。它正式廢除瞭古代的上元積年,而截取近世任意一年為歷元,打破瞭古代制歷的習慣,是我國歷法史上的第四次大改革。明初頒行的《大統歷》基本上就是《授時歷》,如把這兩版歷法看成一版,可以說是我國歷史上施行最久的一版歷法,達三百六十四年。《授時歷》為公元1276年(元至元十三年)六月至公元1280年(至元十七年)二月間,許衡、王恂、郭守敬、楊恭懿等在東西六千餘裡,南北長一萬一千餘裡的廣闊地帶,建立瞭二十七所測驗站點,進行實測完成(即四海測驗)。


修訂經過


元朝初年沿用過去金國的《重修大明歷》。這個歷法是公元1180年(金世宗大定二十年)修正頒行的。行用瞭幾十年後,誤差積累已經相當嚴重,所以發生瞭好幾次預推與實際現象不符的事。再一次重新修改是迫切需要的瞭。


公元1276年(元至元十三年),元軍占有瞭南宋都城臨安。就在這一年,元世祖忽必烈遷都大都,並且采納已死大臣劉秉忠的建議,決定修訂歷法,頒行元朝自己的歷法。於是,元朝廷下令在新的京城裡組織歷局,調動瞭全國各地的天文學者,修訂歷法。這件工作名義上以張文謙為首腦,但實際負責歷局事務和具體編算工作的是精通天文、數學的王恂。當時,王恂就想到瞭好友郭守敬。他長於制器和通曉天文。因此,郭守敬就由王恂的推薦,參加修歷,奉命制造儀器,進行實際觀測。從此,在郭守敬的科學活動史上又揭開瞭新的一章,他在天文學領域裡發揮瞭高度的才能。


郭守敬首先檢查瞭大都城裡天文臺的儀器裝備。這些儀器都是過去金國的遺物。其中渾儀還是北宋時代的東西,是當年金國占有北宋的京城汴京以後,從那裡搬運到金國中都來的。當初,一共搬來瞭三架渾儀。因為汴京的緯度和金中都相差約四度,不能直接使用。金國的天文官曾經改裝瞭其中的一架。這架改裝的儀器在元初也已經毀壞瞭。郭守敬就把餘下的另一架加以改造,暫時使用。另外,天文臺所用的圭表也因年深日久而變得歪斜不正。郭守敬立即著手修理,把它扶置到準確的位置。這些儀器終究是太古老瞭,雖經修整,但在天文觀測必須日益精密的要求面前,仍然顯得不相適應。郭守敬不得不創制一套更精密的儀器,為修歷工作奠定堅實的技術基礎。歷法的制定工作中所必須的天文觀測,主要是兩類。一類是測定二十四節氣,特別是冬至和夏至的確切時刻;用的儀器是圭表。一類是測定天體在天球上的位置,應用的主要工具是渾儀。圭表中的“表”是一根垂直立在地面的標竿或石柱;“圭”是從表的跟腳上以水平位置伸向北方的一條石板。每當太陽轉到正南方向的時候,表影就落在圭面上。量出表影的長度,就可以推算出冬至、夏至等各節氣的時刻。表影最長的時候,冬至到瞭;表影最短的時候,夏至來臨瞭。它是我國創制最古老、使用最熟悉的一種天文儀器。這種儀器看起來極簡單,用起來卻會遇到幾個重大的困難。


首先是表影邊緣並不清晰。陰影越靠近邊緣越淡,到底什麼地方才是影子的盡頭,這條界線很難劃分清楚。影子的邊界不清,影長就量不準確。使用圭表時的第二個難題就是測量影長的技術不夠精密。古代量長度的尺一般隻能量到分,往下可以估計到厘,即十分之一分。按照千年來的傳統方法,測定冬至時表影的長,如果量錯一分,就足以使按比例推算出來的冬至時刻有半個至一個時辰的出入。(一個至兩個小時)這是很大的誤差。還有,舊圭表隻能觀測日影。星、月的光弱,舊圭表就不能觀測星影和月影。所以為瞭修訂歷法,元朝廷修建瞭觀星臺,並且進行瞭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天文學實際測量的工作,最北到達瞭西伯利亞,最南則到達瞭南海諸島。通過一系列精準的天文測量,並且在南宋《成天歷》的基礎上,郭守敬等傑出的科學傢終於克服瞭修訂歷法中的種種困難,非常成功的精確制訂完成瞭《授時歷》這部卓越的歷法。


明初宋濂等撰《元史》記載,公元1276年(至元十三年)六月,元世祖命王恂與江南日官置局修歷,以張易董其事,易恂奏宜得許衡明歷理,遂詔命許衡赴京領改歷事,至元十五年詔郭守敬,十六年詔楊恭懿修歷。而且在《歷志》中明確指出許衡為《授時歷》主編,“今衡、恂、守敬等所撰《歷經》及謙《歷議》故存,皆可考據”。在清魏源撰《元史新編·歷志》及其它諸多史書中均有同樣記載。說明在明、清兩朝同樣記載許衡為《授時歷》主編。


郭守敬等人還接受瞭修訂歷法的任務。公元1277年左右,郭守敬向朝廷建議,為修訂歷法,組織一次全國范圍的大規模的天文觀測。元世祖忽必烈接受瞭建議,派十四名天文學傢,到國內二十六處地點進行瞭幾項重要的天文觀測,歷史上把這項活動稱為“四海測驗”,測定瞭夏至日的表影長度和晝、夜時間的長度,為修訂歷法提供瞭很多精確的數據。


歷史意義


《授時歷》它有不少革新創造,例如,定一回歸年為365.2425日,比地球繞太陽公轉一周的實際時間,僅差25.92秒,和現代世界通用的公歷完全相同。在編制過程中,他們所創立的“三差內插公式”和“球面三角公式”,是具有世界意義的傑出成就。按照《授時歷》的推斷,1299年(大德三年)八月己酉朔巳時,應有日食,“日食二分有奇”。但到瞭那一天,“至期不食”。是否《授時歷》錯瞭?根據現代天文學推算,那天確實有日食發生,是一次路線經過西伯利亞極東部的日環食。隻是食分太小,加之時近中午,陽光很亮,肉眼沒能觀察到罷瞭。《授時歷》經受住瞭時間考驗。


郭守敬簡介

郭守敬(1231年-1316年),字若思。邢州邢臺縣(今河北省邢臺市)人。元朝著名的天文學傢、數學傢、水利工程專傢。早年師從劉秉忠、張文謙,官至太史令、昭文館大學士、知太史院事,世稱“郭太史”。元仁宗延祐三年(1316年),郭守敬逝世,享年八十六歲。著有《推步》、《立成》等十四種天文歷法著作。


郭守敬在天文、歷法、水利和數學等方面都取得瞭卓越的成就。他自至元十三年(1276年)起,奉命修訂新歷法,歷時四年,制訂出瞭通行三百六十多年的《授時歷》,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一種歷法。為修訂歷法,郭守敬還改制、發明瞭簡儀、高表等十二種新儀器。


至元元年(1264年),郭守敬奉命修浚西夏境內的古渠,更立閘堰,使當地農田得到灌溉。至元二十八年(1291年),郭守敬任都水監,負責修治元大都至通州的運河,耗時一年,完成瞭全部工程,定名通惠河,發展瞭南北交通和漕運事業。


1970年,國際天文學會以郭守敬的名字為月球上的一座環形山命名為“郭守敬環形山”。1977年3月,國際小行星中心將小行星2012命名為“郭守敬小行星”。中科院國傢天文臺也將國傢重大科技基礎設施LAMOST望遠鏡命名為“郭守敬天文望遠鏡”。


相关标签: # 郭守敬 # 修订 # 主持

 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发布评论